忍者ブログ

もしある日ならば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

半夜,風雨大作,電閃雷鳴。被驚醒之後,卻怎麼也無法入睡。打開手機,看到裏面全是同學們發的雷雨資訊。呵呵,我樂了,原來不止我一個人討厭被驚醒的感覺啊!既然這覺是沒辦法睡了,那就寫點什麼吧,可是怎麼也想不出該怎麼寫下去!不就是一個平凡的夜,一場平凡的暴風雨嗎?有什麼好寫的,真是個孩子。孩子?等等!我好像說了“孩子”對吧?傻瓜,孩子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感慨,只要你給他糖果,他就會乖乖的睡呢!!是啊,我都忘了,自己已經不是孩子了,你說,我怎麼就忘了呢?就算真的白得如孩子,但也絕對不能白得如白癡啊……唉……現在才覺得白紙與白癡,原來是如此的接近svenson史雲遜護髮中心

簾外的雨繼續下著,隱約可以聽見蛙鳴,雨聲似乎是變小了,傻瓜,雨聲不變小又怎麼能聽見蛙鳴呢?呵呵,那我還聽見寢室的姐妹夢語呢,

那這是什麼聲音變小之後才能聽到的呢?我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。不由得想去看看雨,踢開被子,離開我心愛的小床,掀開窗簾,打開陽臺的門,躡手躡腳的走出去。(噓,別吵醒了姐妹們)無數雨滴就像眼淚一樣下個不停,只是它連成了一串一串的,敲擊著沉睡中的校園。平日裏輝煌的燈火在雨中閃現,叫人看不清它到底在哪!奇了怪了,這樣的天氣怎麼可能有人行走在校園,燈還亮著幹嘛呀?轉之,又覺得好無趣,問這個問題就像白癡一樣,大半夜,誰會關注這些。看嘛,又提到白癡了,還真沒勁。只是我不知道,到底是雨擋住了燈火,還是淚光淹沒了眼簾生髮秘方

低下頭,看見自己鵝黃色的脫鞋和火紅色的睡衣裙擺,呵呵,突然覺得,在這樣的夜,這樣的裝扮,站在陽臺上,好像有點怪怪的。是哪里怪怪的呢,說實話,還真想不出來。才不想管那麼多呢,這樣,挺好!我說的!雨真的變小很多了,就像我期待的那樣,蛙聲也格外的清晰了,燈火也亮了許多,只是依舊不見有人行走。我好像又忘記了,校園11點之後是不允許閒逛的。哎呀,什麼記性嘛!這都能忽略,服了!好像起風了,丫頭你又怎麼了,什麼叫好像啊,是本來就起風了呀。哦,怪不得呢,我說怎麼會覺得涼嗖嗖的嘛,原來是起風了。校園的樹開始搖擺,雨水還未曾離開,它的姿勢很醜,可是風就像很調皮的丫頭,才不管這麼多呢,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啊……我好像說了“丫頭”對吧,丫頭,怎麼覺得這稱呼好熟悉啊……算了,不想了。

雨也停止了,校園又歸於平靜。燈火依舊通明,樹也努力挺直了腰板,我逃也似的奔向我的小床,抱起可愛的的七七,順便按亮手機螢幕,為這份心情畫上句號nu skin如新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