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もしある日ならば

早晨的快樂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早晨的快樂



隔窗,耳畔傳來鳥語,它們是在渲染花香嗎?我這麼隨意不假思索的一想,奇怪,醒了,我的眼前一亮,啊!天明了。
我知道這時的黎明,已經不辭而別了。這不怪它,它很有修養,知道人類有睡回籠覺的習慣,見天要有濛濛亮的意思,它急忙將這個動意捂住,讓天再黑一會,讓愛做夢的人,再夢一會吧!天上佈滿星,黎明想要讓已經見天的人看看,亮了一宿的星星都走了,只有晨星還在為他們很認真的掛在天空、依然的亮著。
稍後,黎明將天撥亮,讓愛睡懶覺的人,再偷一會賴兒。當黎明覺得責任盡到了,它才會靜悄悄地走著貓步退去。
就是這樣,在我醒之前,黎明背著我默默地做了那麼多的好事。我心裏明白著呢!
旭日像一粒種子,力量巨大,一會就能拱出地面。也許,還是這個旭日,要是在海裏跳出來,它就有些調皮了。我若是太陽,就會在海裏在漂浮一會,涼快涼快,再升高,這多好呀!天也不急著黑。
初升的太陽大,像玉米麵的煎餅,還沒有進食的我,看一眼就覺得它親切,再看一眼,哎,這太陽有些像一枚攤雞蛋,等等,它活了,這個太陽竟然像一個破殼而出的黃鴨,奇怪,我有幻覺了。
我的確有這樣的幻覺,我思念的人兒,時常在夜裏來到我的身邊,我猛地撲過去,結果一場空。
記得,小時候看日出總有草房、炊煙、山林遮擋,等我跑到高高的山崗,太陽已經升高,我再翹腳也夠不到它買賣生意
知道海上生明月後,我以為會游泳,就可以遊到太陽升起的地方,再後來,我覺得這種想法猶如水中撈月一般,都是空想。
我的少年飛走了,聽到一首兒歌,歌名叫《種太陽》。我笑了,覺得這種美好的童心與憧憬太可貴了。於是,我更加認同“不要嘲笑那些有夢想的人”這句話。
每一個早晨都是新的。可是,人卻要向老的地方前行,真是不得已呀!
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小時候的覺,總是睡不夠。“起來,吃飯啦。”母親這種親切地召喚,猶如鬧鐘準時,聽到這聲我熟悉的呼喚,過去心生怨氣,現在心存感激。
母親就是這樣,在煙薰火燎的環境中操勞家務,眼見著她漸漸地老去,直到再也沒有呼喚她的兒女們起床吃飯的能力。
儘管,這樣的早晨不再了,可是,它們都留在了我記憶的深處。
今天這個早晨,我覺得很孤單,源於我一個人醒來。可是,想到女兒給我買的禮物這兩天就會寄到;我愛的女人此刻一定會惦記我也該起床了,先將藥吃了,再吃飯。要是她在家,一杯茶已經為我沏好文具公司……
這就足夠了,這樣想,我笑了,自己都覺得幸福起來。哎呦!原來幸福會是這麼的簡單。想到這,我還有什麼孤單可言呢?
晨起,我聽不到報曉雞的啼鳴。可是,我也想起了它,它也太勤勞了,不僅要時時地提防天敵,還得呵護一大群的母雞,好不容易才刨到一條蟲子,還捨不得自己吃,全都給了身邊的母雞。它可真是一個好丈夫呀!
我覺得,公雞愛打鳴這個習慣不好,有點像戰場上的英雄高喊:“向我開炮”。它這麼地大聲的叫,就不怕引來狐狸、黃鼠狼嗎?我讚美公雞,它們也太有大無畏的鬥爭精神了。
黎明破曉,晨星隱去。又見炊煙升起,述說著母親勞累的過去;又聞傳來的鳥語,再嗅飄來的花香,任憑它們在我的腦海裏化作往昔眼裏少男少女的影像……
還能做到晨起,這就是幸福。
若能感受到早晨的快樂,一天的幸福就會隨之而來,直到陪伴我交給新的一個黎明,並且,還要繼續快樂的傳遞易經研究專家蘇家興大師(Michael So)運用《易經》智慧,為大家解說的風水學上的各種疑問: 影片主題: ? 減低財運風險的最有效家居風水?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